✨南瓜豆腐

南瓜是个红皮南瓜,豆腐是块北豆腐

沈巍:我找了你一万年
(10分钟之后
土里诈尸起一只疑似被埋了一万年的沈巍

???这就十几二十年吧不能再多了吧???

(沈巍说我终于找到你了的时候我刚准备哭然后就放了个快乐星球般的特效背景。。。。

(段子)

>一个奇奇怪怪的校园AU(大概是高中?)……最近特别喜欢cue白银十卫

 

陆校长:另一个职业是代课。出现频率极高,承包每周一晨会讲话。晚自习后喜欢拉着教导主任一起去操场树林等地散步,说是抓早恋。实践后非常有效,所到之处情侣基本销声匿迹。

林·教导主任·静恒:不定期抽查仪容仪表,抓到不合格的直接拉去办公室剪,人称真实地做到了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

林·生物组组长·静姝:经常在做课题,难以捕捉。

李·一班之长·弗兰:为班级琐事操劳,同时担任学生会会长。经常替教导主任主持检查事务。

托马斯·万年第二·杨:总是在考试之前发生喝冷饮闹肚子或是睡迟了之类的事情,导致一直超不过弟弟。

泊松·尖子学生·杨:头脑很好,特别是数学这块。但是每次上物理课都会被无情地嘲笑。

阿纳·体育委员·金:由于长得帅经常运动性格阳光曾经是陆校长抓早恋的重点对象,后来突然有一天不再被查了,回宿舍发现自己记录教导主任语录的本子好像被动过。与此同时陆校长看自己的眼神开始变得怪怪的。

柳·四好青年·元中:被众人一致认为即使考试作弊也不会被抓,不过并没有尝试过。

伊丽莎白·卡拉·叛逆学生·图兰:著名女流氓,跟外校的打过架并胜出。曾有很长一段时间躲过了教导主任的抽查,但后来还是被抓包,好不容易留的头发就像噶韭菜一样被噶掉了。

拜·死宅二次元·耳:宿舍收藏了非常多的萌妹海报手办等身抱枕,上次教导主任亲自查寝时还从床垫底下翻出好几本内容不可描述的漫画。常年节衣缩食以购买周边。

湛·助教·卢:除了偶尔没能领略老师的意思且有点话痨之外非常称职。曾因在办公室蓄养黄金蟒差点把隔壁校来访问的几位老教师吓出心脏病。

霍·食堂总管·普:有一次因为疏忽让饮料区的饮料混进了米酒,被教导主任一阵猛怼,一瓶存货全黑箱给了陆校长。但是在职期间食堂的卫生水平和口味都相当不错,墙上挂的哲理句子也颇受好评。


陆林丨家徒四壁

>现代paro,工程师陆×黑帮头子酒吧老板林,同居合租设定,日常风

>其实我就是想看白银十卫搓麻将……

 

·

陆必行从电梯出来的时候已经有人靠在门口等着了,见他出来斜瞥了他一眼,抬手摘下叼在嘴里的烟:“来看房间的对吧。”

“对。”小青年眼睛转了一下,露出一个温和灿烂的笑容,“你好,我叫陆必行。”

“林。”对方顿了一下,补充道,“林静恒。”

“这里还挺空旷的……”陆必行随着林进入公寓内。标准的两室一厅,说实话空间其实不大,大概是因为另一位先入住的房客把屋子收拾得井井有条,甚至没有生活气息,因此显得有些冷清。

陆必行一个初出茅庐的工程师,本来就不那么挑剔,这个地段的性价比不错,不是贵得令人发指的中心区但生活娱乐设施一样不少,离公司也近,来转了一圈发现房屋内部也很整洁,除了已经被占据的一间屋子其他就跟没人使用一样,基本都不用收拾明天就能搬东西入住了。

就是这个已经占据一间屋子的室友……

陆必行眼角又瞥了一旁站着的男人一圈。之前聊的时候他问过了,对方是个开小酒馆的,早年买了几套房子,楼下还有几间,租给另外几个年轻人了。

陆必行对物不挑剔,对人也不是很挑剔,况且这个室友看着非常养眼,颜控青年几乎在走出电梯的时候就做出决定:“那我回头收拾收拾,下午就把东西搬过来?”

“好。”林淡淡地点头,拎出一串钥匙给他,“先拿着吧。”

 

楼下几个青年搭了个伙在搓麻将。托马斯杨一边摸牌,嘴上叨叨着:“老大什么时候经费这么不够了,居然把房子租出去了?那小青年我刚偷偷上去瞟了一眼,细皮嫩肉的,得两三天就被逼走吧。”

图兰不忘探头去问:“小青年?帅吗?有照片吗?”

“你自个上去看不就得了。”托马斯杨眼睛朝上一翻,“挺帅的,虽然比起老大还差点。”

李弗兰整完了牌:“真有人愿意跟老大住一起啊,这么有勇气?”

“不然来开个局?赌那谁谁什么时候搬走。”拜耳张口道,“从一个月后开始算,他多住几周赔率是几加一,如何?”

“你这个刺激啊拜耳兄,”托马斯杨深思熟虑了好一会,“我押一周。”

泊松杨坐在他后头:“加我一份,一周。”

图兰丢出去一张一条:“我倒不想这么保守,但是我也不大相信有人会忍老大那么久……那我押两周。”

旁边围观的阿纳金听不下去:“我押四周!老大也是很有魅力的好吧。”

柳元中站在后头嘀咕了一句:“那你不应该押那谁谁永不搬走吗?……”

不过大家好像都没听见他的话。拜耳趁着出牌顺道捅了李弗兰一肘子:“如何啊李兄?你来不来?”

“碰,胡了。”李弗兰淡然开口。

拜耳:“啊淦。”

 

·

一周过去了陆必行也没能跟这位室友兼房东说上几句话。一是因为工作时间段不同,他下班后不大碰得到对方;二来就算林晨练回来被他逮到了,也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说不了多久就结束话题,一个上班一个吃早饭去了。

 奈何对方长得实在帅,陆必行这人从来不跟俊男靓女过不去,周末这天收拾东西时发现胶带用完了,于是想着下楼去借。门一打开发现是个女孩子,留着两缕头发在两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他几圈,弄得陆必行不由自主后退一步看了眼门牌:“我……没走错啊……”

“哦,陆必行是吧。”该女一拍脑门,“老大提过。我们还想着你怎么不下来转悠转悠呢,怎么了?”

陆必行刚要答话,里头就传出来一声“谁啊”,随后一个年轻人手上握着个比例尺就跑出来,探头探脑地往这里瞧。

陆必行一看那比例尺眼泪都要下来了:“兄弟,干工程的?”

那人瞬间热泪盈眶,拉着他就往屋里走:“来来来哥们我一定要跟你喝一杯……”

没多久陆必行就弄清楚了楼下这群人的情况。小青年端着茶在旁边颇有兴致地看他们搓麻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图兰聊天:“……没事儿,以后托马斯杨不给你们修家电的话就去找我,反正我就在楼上……”

图兰矜持地坐在他旁边,千辛万苦凹了一个娴静的造型:“你别客气陆老师……对了,你跟老大相处得还好吗?”

麻将桌周围的一干人等听了这话题,全都竖起耳朵。

“啊?林啊,”陆必行愣了一下,“还好吧。其实没碰面,所以也没法说相处得不好。”

拜耳一听觉得稳了:“没事,君子之交淡如水,祝你们友谊地久天长——”

托马斯杨一把将他推开,转向刚认的兄弟情深意切道:“虽然兄弟舍不得你,但是听我一句劝,林那个人还是离得越远越安全……”

陆必行莫名其妙:“怎么,难道他是混黑道的?流氓头子?”

他半开玩笑说了出来,没想到图兰严肃地点了点头:“说不定,我们也摸不太准他以前干过什么。”

陆必行回想了一下对方冷淡的神情与目光,不受控制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可他现在不是开酒馆的么……对了,林那酒馆在哪里啊?”

“下楼过马路,再往北走一条街转角那家。”阿纳金开口,“没名字,通称破酒馆。”

陆必行愣了愣:“破酒馆?……我好像去过来着,感觉挺不错的啊。”

泊松杨严谨地打量了他一眼,做结论道:“看来是没遇上老板。”

又东拉西扯了一会,告别这一群人,陆必行心情颇佳地回到楼上,暗自打算干脆今晚去破酒馆逛一圈,忽然想起了什么好像挺重要的事情。

——他忘了借胶带了。

 

华灯初上时破酒馆开始流淌出爵士乐。陆必行晃晃悠悠走进去,一眼就锁定了在吧台一角静静抽着烟的目标。

林在他坐到自己身边时诧异地抬起了眼:“你怎么来了?”

“我不能来?”陆必行笑眯眯地拉过高脚凳,“其实我以前就来过几次,只是不知道你就是老板……我很喜欢这里的环境,不过最近忙着搬家,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林无声掐灭了烟:“你来得挺早的,没什么客人。喝点什么?”

“威士忌。”陆必行向他挤挤眼睛。

林心底冷哼一声这人还真是自来熟,面上不动声色地再给自己加了一杯朗姆酒:“是图兰那帮家伙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是啊,想着这一周下来居然没见你几次,就过来找你喝点酒。”陆必行谢过服务生,“没添麻烦吧,林?”

林静恒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没。”

“那平时呢?”陆必行继续追问,“虽然我们还没怎么碰面过……”

林静恒本来想直接说“你爱住住不住滚”,一转头对上青年的那双不知道暗暗期盼着什么的眼睛,鬼使神差地换了一句:“都没怎么碰面过,当然不麻烦了。”

这个晚上对方拉着他侃了不知道多久,从自己的经历到对楼下那帮老是搓麻将的人的吐槽,期间从客满到人去楼空,林预想中的冷场完全没有出现。这天之后他就开始经常在酒馆看到陆必行,比在公寓里头碰面次数还多,估计对方是下班吃完晚饭之后想给自己放松放松,反正林不忙,就跟他抽烟喝酒聊天打发时间。陆必行也没把林静恒的恶评当真,一来二往还觉得对方挺有趣的,至少听他损人的时候非常快活。

时不时给自己放假的后果就是,陆必行在一周之后突然发现自己手头上积压的工作好像有点过量,导致这一天小青年直接在公司加班到了深夜。结果祸不单行,就在他终于完成工作伸个懒腰想走的时候,只听窗外传来一声闷雷,紧接着是狂风骤雨呼啸而来的声音。

陆必行望着窗外说下就下的瓢泼大雨,无声地叹了口气。

出门的时候晴空万里的,他又没带伞,还是等一会看会不会停吧。

陆必行百无聊赖地趴在桌上刷手机。都十二点多了,就算要找个醒着的人送伞都难。无人聊天解闷的陆必行又抬起头来,只见窗外雨势虽说变小了点,可仍然能把人在几秒内浇个湿透,而且丝毫没有停歇的兆头。

忽然手机震了两声,陆必行打开一看,是林的消息。

“林:你在外头吗,还没回来?

陆必行:在公司加班呢

陆必行:本来加完班了,不过突然下雨,我等雨小了再走

林:你公司在哪,我去接你”

陆必行:“!”

陆必行从办公椅上一跃而起,手指飞速发过去一串地址,末了还不忘加上一句:“谢了啊林!我回去请你吃饭!”

“林:不用

陆必行:真帮大忙了,别客气!

林:说了不用

陆必行:那不请饭请什么?肉偿?”

这次林没回他,估计翻了个白眼出门了。

陆必行很快等到了林,对方开着车到了地下停车场,陆必行拉开车门钻了进去,歪头看他:“酒馆打烊了?”

林一只手随便搭在方向盘上,嘴里叼着烟,看似懒懒散散地应了一句:“我又不用时刻呆那盯着……”

也是。上班族陆必行郁闷地收拾了一下公文包。

他们回到公寓时雨势仍然不减,就算撑着雨伞也被狂风吹得够呛。陆必行紧走几步刷开大门,收起伞来抖了抖,发现自己的膝盖以下还是被淋湿了。

林紧跟着走了进来,嘴里叼的那支烟不知如何躲过了方才的风雨。陆必行回头看他:“你不回酒馆了?”

林静恒随手把烟头按在电梯门口的烟灰沙子上,开口:“都这么晚了,天气又不好,也没什么生意,让看店的打烊了。”

他们一并回到了公寓里。陆必行回自己的房间换下淋湿了的衣物,转身到厨房烧上了热水,顺手打开冰箱东翻西找了起来。

林听着他的动静走出来:“找什么?”

“搞点夜宵吃。”陆必行摸出一袋小青菜,“哎,林,你平时吃什么?有没有忌口?”

通常他下班回这里吃晚饭的时候,林已经在酒吧了;他也不知道对方早餐和午餐是怎么解决的,总之久而久之冰箱里几乎全是陆必行的东西。小青年一边捣鼓着一边继续问:“口味呢?吃辣吗?要葱花吗?”

林静恒莫名其妙:“我不饿,不用煮我的。”

“刚从那么大风雨里回来,至少喝点热汤驱驱寒吧。”

从林静恒这个角度望过去,陆必行整个人都埋在冰箱里,就剩头上一撮卷毛露在外面,随着主人的动作时不时地抖动着,看上去相当快乐。

林静恒的心尖似乎也被那撮毛轻轻拨动了一下,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再开口阻止对方。

陆必行很快捞了两碗面出来。热汤在深夜里安静地蒸腾着白雾,配着几根小青菜和葱花酱料,连浮起的薄油都显得金黄好看。

林静恒也不好拒绝,和陆必行一起在餐桌边坐下,刚搜肠刮肚想找个话题出来,就听陆必行问:“哎,林,你平时除了去小酒馆,还喜欢做什么?”

林静恒挑了挑眉,差点反问一句“你相亲吗?”,好歹压在了嗓子里,选了个平和的回答:“也没什么,待在家里吧。”

陆必行忽地就想起之前跟图兰那群人有关于“林成为黑帮头子之可能”的议论,于是多问了一句:“那以前呢?”

真相亲吗?还带查祖宗三代的?

林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以前在军队里待过一段时间。”

“军队啊。”陆必行有些意外,“其实我毕业后本来还想去军工团来着,我爸没让……”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林静恒低头喝了口汤,感觉四肢在雨夜中逐渐地暖了起来。

“比起下雨我更喜欢下雪。”陆必行往窗外瞥了一眼,眯着眼睛说,“不过这座城市已经好久没下过一场正经的大雪了。”

林静恒跟着他的目光看向窗户。成帘状流下的雨水外是明明灭灭的万家灯火,霓虹被模糊成一片,流淌在一起分不清各自的颜色。林又把头转了回来。如果他的口味没有被各种味精超标的便当逼到紊乱的话,陆必行的手艺其实出乎意料地不错。林静恒看了两眼小青年,对方正埋头吃面,感受到了他的目光,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微笑:“还合口味吗,林?”

林静恒点了点头:“嗯,很好吃。”

话音刚落就听对方嘚瑟道:“果然吧,刚还说不吃?”

林静恒:“……”

果然是他有点饿了才觉得好吃吧。

小青年笑了一阵,忽然摆出了一副认真的模样对他说:“饮食不规律对胃不好。林,你以后要是晚饭没着落,就来找我吧,我们一起吃。”

林静恒“嗤”了一声:“我不去看店啊。”

他话是这么说,却又端起碗来喝了一口。温热的汤顺着他的喉管一路往下,在这个本该寒冷而清寂的雨夜熨得他的五脏六腑服服帖帖。林见陆必行也差不多吃完了,不动声色地放下了筷子:“我来收拾吧。”

“行,那我先睡了,”陆必行站起身来,朝他挤了挤眼,“你没什么事也早点休息吧。晚安。”

 

·

这两周来陆必行隔三差五地去破酒馆里找林共饮几杯。他们一同谈论时政,或是生活工作的琐事,或是酒馆里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有时客人比较少,林就和他一起走过一条街回到他们的那间小公寓,路上通常看不见几颗星星,于是陆必行就专注地望着对方的灰眸;有时林要留下来对账,陆必行就先一步走,在公寓里给他留杯牛奶还有“热一下”的便签,硬生生逼得本来不喜欢甜的林静恒开始习惯睡前的一杯热牛奶。有一次本该先走的陆必行不知为何决定留下来等林,结果在等待过程中不慎趴在吧台上睡着了,等他醒来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陆必行至今不知林静恒是怎么把他弄回去的,然而由于对方连皮带都不帮他解,各种零碎的金属部件硌得他生疼,导致他第二天的走路姿势看起来颇为别扭。

事后他半真半假地跟林抱怨了一句“你也不照顾一下我”,对方没什么反应,倒是不幸被图兰听一耳朵,似乎在楼下引起了不小的反响。

这天陆必行到酒馆的时候已经是夜晚了,里头错错落落坐了不少客人,他左顾右盼没找到林,于是再往里头走了走。

他以前也来看过一眼后头的棋牌室,熟练地穿梭在喧哗的人群中,竟然在角落的台球桌旁找到了林。

林静恒叼着根烟,一手杵着桌球杆,见了他,便跟旁边的人说了几句话,很快就获得了清静。他转过头,下巴朝还站在几米开外的青年一扬:“来一杆?”

陆必行一窘:“我不大会……”

林挑了挑眉:“我教你。”

事情到了这个态势陆必行没有理由再拒绝。他走过去站到了林的身边,正要拿过另一根球杆,手却被林静恒按住了。

“拿着,右手放在这里,这样握。”林示范了一下又松开手,把烟夹在手指之间,左手比了个姿势,“这是正常的击球姿势,你先试试。”

陆必行学得很快,握着球杆在台球桌前像模像样地俯下身来:“这样?”

随后他就感觉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腰:“再低一点。”

大夏天的,陆必行只穿着一件衬衫,那只手偏凉的温度直接传导到了他的皮肤表层,紧接着仿佛浸透了下来,顺着他的脊骨一路往上,当即让小青年头皮一麻。不过陆必行什么都没说,只依言又贴近了球桌一些,林扫了一眼,开口:“左脚往前跨一点,与肩宽。”

陆必行刚跨出一步,就感觉背后的人忽然凑了过来,而且凑得很近,近到对方的一条腿似乎就在自己刚刚迈开的两腿之间。随后林左手撑在他的球杆旁,缓缓地俯低了身子,直到他几乎贴上陆必行的后背。他的气息吹拂在陆必行的耳边,致使青年不得不低下头躲避,偏偏这时林又开口道:“头抬起来,要跟球杆成垂直状态。”

陆必行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细胞似乎都不想再学下去了。青年忍了忍,最终还是难耐地开口说:“林……你能起来点吗?……”

林似乎有些诧异:“不好意思……我本来想在你的视角帮你看看路线。”

陆必行:“……”

“总之你就看球杆、球、洞是不是成直线就行了,还有注意点力道。”林静恒似乎不怎么在意,“你先试试,随便打。”

陆必行刚要试,忽然觉得有些不对。

对方这上半身是起来了点,可是林顺手往左边一撑,导致对方的腿反而跟他挨得更近,几乎已经紧密地贴在了一块。陆必行微一转头,就见林双眼直视着他,见他看过来便回以一个询问的目光,顺便抬手吸了口烟。

青年连忙回头,瞄着离得近的黑球试探性地打出一杆。

黑球进洞。

林笑了一声,连带着一口气轻轻呼在了他的耳后根上:“……不错。”

陆必行一个激灵,再也忍不住地直起身来。俯在他身后的林不由自主一个趔趄,陆必行连忙转身伸手扶了他一把,恰巧撞进对方那深邃而不知蕴含着什么的灰眸。

小青年忽地觉得鼻腔一热,条件反射就伸手去捂。

林静恒皱了下眉:“怎么了?”

“没事,就是……”陆必行欲盖弥彰道,“那个,林,我……我先回家了?”

林静恒没有提醒他下意识地把那个小公寓称作了什么。他一低头,掩去嘴角忍不住了的一抹笑,声音低哑地说:“好。等我。”

 

后来陆必行侧着身子躺在床上,义正言辞地向林静恒提议:“你能让我把你这个‘衣柜’好好改造改造么?你看看我那儿,我那儿也不乱啊。”

林静恒歪斜着靠在床头笑出了一声,手指间夹着的烟明明灭灭。窗外的车灯和霓虹透过窗帘间隙照了进来,映得他的眼眸流光溢彩,仿佛是遗落人间的珍宝。

陆必行趁他没有反对连忙得寸进尺:“你有什么想法先跟我说,有什么想保留的……”

他还没说完林静恒就挥了挥手,含混地说:“不用了。”

陆必行有点意外:“嗯?”

林静恒弹了弹积得多了的烟灰,看似淡然地开口:“我这里本来也没有什么东西,家徒四壁的……这不是你来了吗。”

陆必行于是露出一个如同他第一次踏入这间屋子时的温和灿烂的笑容,俯身近乎虔诚地吻了吻对方微微发红的耳尖。

 

陆必行真不搬走了。拜耳赚了个盆满钵满,托马斯杨图兰等人实力表演痛哭流涕以头抢地。李弗兰在这里诚挚提醒诸位赌博有风险,下注需谨慎。

至于声称自己押了陆必行永不搬走的柳元中,由于当初并没有人听到他的话,大赚一笔的机会也不了了之。

 


(刚刚居老师以及昨天北老师的直播

居老师:直播要干什么呀……有没有人问问题?我怎么看到的都是“啊啊啊啊啊”……
北宇:腿毛?好给你们看腿毛!(之前还只露裤腿到jio踝的一截这次直接满屏腿毛,太刺激了粉了
居老师:这什么,有人送了一辆跑车……
北宇:谢谢老铁的兰博(儿)基尼!
居老师:最近跟老白学了个什么词来着……点波关注不迷路!(小声)是这么说的吧……那个词刚刚的词给我看看——点波关注不迷路,主播带你上高速!新来的宝……呃……宝贝儿们点波关注!
北宇:点关注不迷路双击666谢谢老铁谢谢老铁
居老师:自己一个人直播好难呀……
北宇:(两个人的时候是相声,一个人的时候是单口相声
居老师:主播下播的时候一般说什么啊……点波关注不迷路!好了不来了(笑)拜拜拜拜!
北宇:么么哒!么么哒!么么哒!(然后我的屏幕暂停在了一个诡异的表情上
居老师:(静止(萌混过关(吉他弹唱
北宇:(暴疯宇(清唱(吃(猩猩礼花(腿毛
居老师:(流畅
北宇:(一夜九次(一夜两次(卡(卡到上热搜

现在想着过年了顺便多拉几个入坑的我

(沙雕改图

码住!

千水水麻辣味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沈巍被捆,八方贺电

考前摸鱼太快乐了!!
(素材真的找不到了,跪求剧组出胶带周边。。
((p家的事,能叫爬墙吗

:居老师快吐血!
:快瞎!多瞎一会!
:你们俩快打起来!!!!
(有生之年我真的没想到这些弹幕是刷在双人直播里的xsw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