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爪豆瘸

南瓜是个红皮南瓜,豆腐是块北豆腐
被按住会发出呱呱乱叫的声音

(改编混更

意外穿越,成为陆府最小最受宠的儿子,美中不足的是,哥哥太霸道和老波斯猫抢着宠,无人敢惹!


陆府终于有了孩子,上将下了指令,八大星系的部下抢着宠!


令八大星系闻风丧胆的军事统帅,这天被他爹喊回老家结婚,见面后被弟弟各种嫌弃(?)。


假死五年,回来物是人非。他最迷茫时,他从天而降来到他身边:嫁给我。从此宠妻(?)如命。


仇人把我认成爸,竟要跟我儿子结婚!从此我走上了复仇与爱恨的辛酸路,无法自拔……


全沃托都知道陆必行是林静恒的宝。
五岁,一场车祸,陆必行失去了双亲。
“要不要跟我走?”
联盟军委,男人身形秀颀,背光而立,声线玄寒。
陆必行没有犹豫,握住男人微凉的手指。


十八岁生日,陆必行带着(硬要一起来的)图兰来到了林静恒面前。
“哥,这是我朋友。”
“还叫我哥?”

陆林丨雪盲

>林静恒solo,但是我强迫症,我就用陆林开头。

>新番外警告。今天的我还在为新番外流泪

>不是医学生就随便查了点资料,有错请大佬指正

>可以跟比心solo的 失音 一起看,算是……病症pa?

 

· 

这下完蛋了。

当林静恒意识到他没有做任何保护措施就闯入了雪地时已经迟了。他的视野晃了一下,眼睛条件反射地闭上,但还是无法消除那灼烧一般的痛感。

他被一同参与这次额外的雪地演习的同学带回了医疗室。诊断结果是轻微的雪盲症,注意治疗方式的话三天左右就可以恢复视力。所幸期末考试已经全部结束,这次演习的成绩也没那么重要,等于说林静恒同学可以提前放假。

按理说这是一件得失参半的事情,等到林静恒被送到家门口时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自己一直有一种糟糕的预感。

这是寒假。该死,陆信也会回家休年假的。

想到了这一点的林静恒忽然万念俱灰。

 

“……诶好,我知道了。”

林静恒站在前庭院里,陆信在他的前方跟人说着什么,随后是大门关上的声音。脚步声来到他的身边,声音的主人不轻不重地叹了口气。

林静恒尽力维持着面无表情:“别唉声叹气的,我又不是真瞎。”

话刚说完脑袋就被人按了下去。林静恒看不见,脖子都没来得及梗起来,结结实实地受了他这一下,登时炸毛道:“你干什么?!”

“这应该是你第一次雪地演习吧?”陆信自顾自地说着,“没经验不要紧。只是你那么着急冲上去干嘛?”

林静恒撇嘴:“这只是一个人类的正常反应速度……”

话还没说完他就感到肩膀被人揽了过去。少年的肌肉条件反射地一绷,试图摆脱桎梏:“我认路的你不用……”

“哗啦”一声,他天旋地转地栽进了旁边的草堆里。

陆信赶紧过来拉他:“没事吧?有没有被树枝划到?”

林静恒乱七八糟的脾气快要从脑袋上实质化地冒出来了:“这儿什么时候有的草堆??”

陆信毫无诚意地一摊手,随后意识到了对方现在看不见,于是以比平常吊儿郎当十倍的语气说:“哦——我最近修剪花园堆的。”

林静恒:“……”

再次被强迫着认识到自己就算不是真瞎也是暂时瞎的事实,林静恒只得由着对方像教小孩子走路一样把自己牵回屋子里。房门打开时他听到湛卢一如既往的声音:“欢迎回家,先生。需要我再做一遍检查吗?”

“不必,乌兰学院医疗室的报告挺详尽的了。”陆信放开他的肩膀,走了两步又转回来——不知道为什么林静恒总觉得他嘱咐的口气听起来有点幸灾乐祸,“我去准备医疗舱,你就站在这,不要走动。”

林静恒不耐烦:“行行我也没聋你快去吧。”

脚步声离去之后室内突然安静了下来。林静恒想:说明这家伙平时确实很聒噪。

他缓缓抬起手试图在旁边找到什么可以反映出他目前位置的家具,不过两只手抬起来摸了一圈都没找到什么东西。可能是在玄关。林静恒试图在脑子里复现出陆信家的地图——他去乌兰学院才半年,应该不至于发生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那么这里应该有个收纳柜……这里是地毯的边缘……这里……

陆信一回来就看见少年马上就要撞上壁炉,连忙过去拦人:“你小心点!平时不是很坐得住吗怎么读半年书回来这么好动?”

林静恒:“你才好动!”

他被人拉着走到了医疗舱旁边。医疗水平发展至今天这个高度,但是仍然对诸如感冒等等只能依靠人体自行调节的疾病无可奈何,他的视网膜也只能通过药物治疗和冷敷来逐渐恢复视力。林静恒皱着眉躺进医疗舱,心里盘算着这几天他要怎么过。

 

事实上不论林静恒千盘算万盘算,得出的似乎都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结论。冰敷用的眼罩还戴在他头上,虽然看不见但想想也知道很可笑。医疗舱的建议是尽量休息,减少用眼,于是他现在百无聊赖地躺在床上,怀疑自己要睡它个72小时。

房门响了一声,林静恒条件反射想抬头,却被人按了回去。

“躺好。”陆信像模像样地在床边坐下,“你现在需要休息,别想着到处乱跑。”

林静恒:“……”我平时也没想啊?

“是不是太无聊啦?”陆信压低声音,像是企图传播邪教的不法分子,“要我给你读睡前故事吗?”

林静恒差点起鸡皮疙瘩:“……什么毛病?”

“诶,别激动,躺好了听我念——”

“星际海盗死绝了?联盟军委改儿童慈善组织了?”

“我在休假啊!”陆信义正言辞,“等你工作了你就知道休假有多不容易了。好了现在躺好听我念!第一篇,长发姑娘的故事……”

“……”林静恒开始怀疑对方是不是为没有养到0至10岁的儿童感到遗憾。

陆信并没有体察到少年的心绪,开始以充沛的感情朗读起童话故事来。读到最后林静恒真的硬生生睡了过去,让陆信误打误撞达成了哄睡的目的。

 

第二天林静恒也没感觉眼睛有多少好转,不过至少卧室附近的路他是摸熟了。穆勒教授不巧还在学校给学生指导论文,陆信听说是一早被叫去了军委,临走前嘱咐湛卢照顾好他。于是在他耳边唠叨的人/人工智能就换了一个。

林静恒:“……”

不过他并没有理会人工智能,坚持自己从楼上走到餐厅再回卧室——期间磕到桌角墙壁等三次,被绊倒一次。晚上陆信回来,听了湛卢汇报之后又在他耳边唠叨了好久,唠着唠着又扯起了别的话题,唠到最后林静恒四大皆空,基本上能自动过滤掉无关信息。

第三天他的眼罩还是不能取下来,眼睛的灼痛感倒是减轻了不少。林静恒洗漱完,刚打开卧室门就差点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陆信扶住他:“起了?来我带你下去吃饭。”

林静恒自然拨开他的手:“没事,我已经记下怎么走了。”

“你昨天摔了那么多次!别闹了我扶你。”

不巧在这时陆信的个人终端响了一声。林静恒记得这个提示音,应该还是军部找他有事,于是坚持道:“我可以的,你忙你的去吧”

陆信好气又好笑:“行吧,那你走我看着。”

林静恒自然绕过他踏出了第一步,然而走了几步之后少年突然有些不确定了。他伸手扶上墙壁,又走了几步。忽然他仿佛感觉到了有什么在吸引着他,林静恒下意识地转过弯——

他来到了一个新的房间。

这个房间林静恒之前有印象,是个空房间,里面没什么家具。但是今天他走进这个房间的时候,脚下居然踩到了柔软的地毯。

陆信很快就跟了上来,看他停住了在他的身后开口:“我把这里清理了一下,专门给你做个书房?”

林静恒莫名其妙:“书房?原来那个不够用吗?”虽然那个儿童机甲模型还摆在里头。

“可是这房间留着,我们家谁也用不着啊……”陆信说着说着,突然灵机一动,“要不这样,万一以后你有了弟弟妹妹,这间屋子就用来做儿童房?哈哈哈就这么定了!——”

林静恒翻了个白眼。陆信这么大大咧咧的,肯定对儿童房的设计考虑不周。别的不说这间房间万一真要派上儿童房的用场,到时候他一定要提醒对方得把家具什么的都设计得柔软点,别跟他一样磕着了……

他的思绪一不留神就飘远了。

 

最后林静恒的眼睛花了四天才被医疗舱判定为完全恢复,摆脱了纱布和眼罩。重新睁眼的那一刻他看到陆信站在他的医疗舱旁边,龇牙咧嘴地朝他笑了笑。果然像只大猩猩。林静恒想。

“你可算好啦!”陆信说,“我得提前回白银要塞那边,你要是再不好都照顾不了你了。”

“你那还叫照顾。”林静恒哼了一声。

“怎么,重新看到我,是不是很想念?”

“去你的。”

“诶,不多看两眼就要赶我走?”

“再看你脸上还能长出花来?”

……

长久处于黑暗的人,在突然置身于光明的时候,会出现暂时性失明的现象。

十多岁时,来到陆信家里居住的林静恒就是这么个瞎子。


(安利混更

大家好,今天跟大家卖一份爱德华×独眼鹰的安利。

你看这只猫猫,太暴躁啦,跟联盟狗打架出了内伤,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不如我们给他拉个郎,把他带去河边办♂了。

为什么拉的是爱德华呢?我整理了一下,大致有一下几点(猛一看还挺多的):

1、爱德华独眼鹰相识应该是在跟着陆信解放第八星系的时候,革命友♂谊基础深厚

2、爱德华在凯莱星做总长的时候独眼鹰也在凯莱星当地头蛇,并且军火贩子明言“就是第八星系政府想私下里买机甲,都得按着我的标价来”

3、爱德华的老秘书长竟然还记得独眼鹰“死亡霹雳”的名号,让人不禁怀疑他的小本本上还有什么别的东西

4、两个人没有法定配偶,不涉及伦理道德问题

5、哎哟我一看他们广播剧的配音居然是一个人自攻自受不萌吗?

综上,我觉得爱猫有戏(没准吃爱猫的时候还能顺道吃到陆信呢你说多赚)。至于为什么是爱猫不是独爱,因为我要吃猫猫老猫这么暴躁当然是受了(点头)。

那么有人就要问了,在哪里可以进一步了解爱猫、吃到爱猫的粮呢?

——。我怎么知道。可能还在鸽子窝里孵着吧。


沙雕图,如果告诉他们必须穿泳装才能战斗的话……

原梗这里,已授权

【已开奖】“我到了淤泥深处,捡到了一颗星星”——《残次品》同人作品、手写语录征集活动

窝糙咋回事?????(沙雕颤抖中


包包包子铺!:

【奖项公布】


【图类】


【一等奖】


 @清明子鹤   作品链接


【二等奖】


 @六土酱   作品链接


 @江垣  作品链接


【三等奖】


 @灼忘   作品链接


 @Xan  作品链接


 @吟煙。   作品链接




【文类】


【一等奖】


 @✨南爪豆瘸   作品链接


【二等奖】


 @高上北城入  作品链接


 @翻船选手不翻车   作品链接


【三等奖】


 @沈清行🍰   作品链接


 @Lynn🐳   作品链接


  @文起九州   作品链接




【手写】


 @辞木在墙头来回蹦迪   作品链接


 @-葙茗ARIEL-   作品链接


 @木樨子w   作品链接





 


人气作家Priest高分幻想力作——《残次品》全线上市!简体书添加全新番外(“万有引力”和“暗物质”),探寻林蔚与劳拉不为人知的过往!


LOFTER×博集天卷×新华文轩网络书店联合举办[《残次品》同人作品&手写语录征集活动]


活动期间,在LOFTER发布《残次品》同人作品(文/图)、书评或手写经典语录,并带话题#残次品#,即视为参与活动。


你将有机会获得:P大亲签书、P大亲签卡片、陆必行同款蘑菇小夜灯及陆&林官方周边“睡衣趴”钥匙扣等精美礼品!


 从新华文轩网络书店购买《残次品》,还可获得星海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哦!


 


【活动参与方式】


活动一:《残次品》同人作品及书评征集


1、《残次品》同人文、同人图(包含手绘插画、漫画及COS作品等)、书评均可,参与活动的投稿需在12月21日0:00后发布,并带#残次品#话题


2、本次活动奖项评选分为两种类别:


a.图片类(包含手绘插画、漫画及COS作品等);


b.文字类(包含同人文、书评等);


 


活动二:《残次品》手写经典语录征集


1、参加活动的手写语录投稿需在12月21日0:00后发布,并带#残次品#话题


2、手写内容要求出自Priest《残次品》,形式不做硬性规定


 


【活动时间】


2018.12.21 - 2019.1.10


【评选时间】


统计时间截止至2019.1.10,评选时间为1.11~1.14


【公布时间】


结果将于2019.1.18日前后公布


 


【奖项设置】


同人文(包含书评)、同人图类奖品:


一等奖(各1人):小米运动手环+P大亲笔签名《残次品》图书


二等奖(各2人):陆必行同款蘑菇小夜灯+P大签名卡


三等奖(各3人):陆&林“睡衣趴”钥匙扣一套


 


手写语录奖品:


P大签名卡1张(共3名)


 


【评选规则&其他说明】


1. 严禁抄袭!投稿作品需为本人原创作品,不得侵犯他人利益,若出现纠纷,由发布人承担责任。


2. 新旧文不限,但是需要未在LOFTER发布过,且未在其余比赛中获过奖,否则参赛无效;


3. 作品热度仅作为评选奖项参考,但不作为最终决定标准;严禁刷热,否则将被取消参赛资格。


4. 每人投稿篇数不限,以最高名次计算,不可重复获奖。


5. 作品需积极向上,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不得宣传色情、暴力、血腥等不良内容。


6. 作品一经投稿,视作主办方有合理使用其参赛作品的权利,包括但不限于在相关专题、官网、微博、微信等相关渠道署名推广。


7. 本活动最终解释权归博集天卷及LOFTER所有。

人物分析(吐槽)·陆必行篇(一切之前)

>番外虐哭之余来分析(吐槽)一下这个又小又黑化的比心以及猫猫

>警告:看了商志新番外才可以食用!!

 

·

之前在那篇人物分析(吐槽)·陆必行篇(后续之后)中我们基于MBTI指标分析陆必行,得出结论,陆必行在十六年之前接近于ENSJ(领导者)型人格,在十六年中以及后期接近于ESTJ(政治掮客)人格。

听说新番外是陆必行小时候的事情的时候,我还在想甜甜会给我们呈现一个励志型的故事,或者说我以为小比心应该是ENSJ型人格,乐观地克服病痛长大成人,苦中作乐甜中带虐,这样也能与当初怀揣理想立志建学校的青年比心相承接。不料小甜甜是大苦苦,番外所呈现的小时候的陆必行居然比起前者更像是后者。如果说小静恒的虐点尚在可预测范围之内,小比心的虐点就直接是新开拓了一片区域然后把你拖进来虐,吓得我直接从沙发上滚下来。

冷静冷静坐稳了之后我们先来看看小时候陆必行大致经历的几个时期:

·好奇探索期:8岁前

顾名思义简单不表。我本以为这种模式会贯穿比心整个童年。(另外不到八岁就能黑个人终端真的神童。

·阴沉暴躁期:8岁~14岁前

这个时期的安排真的很出乎我意料,毕竟在正文中即使是十六年里陆必行的总体形象也是深思熟虑的,少有片段可以称之为“暴躁”(譬如头几道刻痕)。但是小时候的陆必行其实经历了挺长一段的阴沉暴躁期,从8岁打碎了所有的镜子开始,陆必行的形象始终是沉默、敌对一切(除猫猫),并在10岁左右发现异宠时达到了顶峰。他无法接受反映自己表面形象的镜子,自然也无法接受反映自己“本质”的异宠。他打碎了镜子,也杀死了异宠,不过最后一步被猫猫阻拦了。

·过渡期:?

这个时期其实有点语焉不详,番外里就一句“陆必行被逼出来的暴躁,渐渐在熊孩子们让人啼笑皆非的祈祷声中平静了下去,与此同时,他的身体也越磨合越好”。在这段期间陆必行的心理活动如何,是如何复健的,是如何接受不再“安静安全”的闹市的,是如何走出内心开口说话的,独眼鹰又起了怎样的作用,并没有明白地写出来。倒是正文里有一段陆必行对于小时候住在闹市里的描述:

“当然不可能在街上跑了,”陆必行一边说,一边把剥好的橘子递给林静恒,“凯莱星上那条小商业街是我爸租给他们的,后面一整块地也都是他的,地方空着也是空着,他建了个小楼,后院窗户一推开,就能摸到卖艺人养的小动物,是我强烈要求住进去的。那段时间腿有些肌肉萎缩,需要复健,在屋里练习走路的时候听见外面热热闹闹的就很开心。


陆必行漂亮话讲得花能开到天上去,单看这段根本想不到他住到闹市是在这种背景下。阿还你强烈要求住进去的哄还讲什么热热闹闹很开心阿你是以为我不知道谁被推出去在深宅大院里转一圈就要爆炸你别欺负我没买商志总之心境不同,感觉参考意义也不是很大。

·正常期:十四五岁及之后。

 

俗话说三岁看老,不论是陆必行之后十六年里想炸八大星系,或是把一切都藏在自己心里,在他的童年都有迹可循。甚至他的一些积极的心态,比如如何倾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如何面对湛卢修复失败仍然维持心态平稳,应该也是在过渡期里一次次的复健养成的——经历了过渡期之后,他应对万事都有了经验。

但是,这次没有人在旁边给他做风险预防,因此我们可以看到陆必行在十六年间还是很有自知之明,他懂得自己需要依靠七道刻痕来压制他的暴躁。但就算如此,他也还是时常在阴沉期和过渡期边缘来回试探。

这样一看,陆必行十六年间性格的反复与转变就更显得合理,而不是只由林静恒和独眼鹰的意外导致的单纯黑化。甜甜真牛逼(突然吹一下)。

 

虽然十六年间的陆必行可以追溯到小时候,但青年时期的陆必行已经定了调调是个理想主义者,因此即使对于过渡期明面上的描述不是很多,如何交待他从阴沉期向正常期的转变也至关重要。这里就要槽到猫爸爸了。

在番外里,陆必行从八岁多打碎了房间里所有的镜子开始就没有说过话,包括被独眼鹰推出去探索外面的世界的时候也只是对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所有的吐槽都是心理活动,一直到他十四五岁才逐渐开口。

这段时间少说也得有五年。他连话都不肯说,独眼鹰是如何与他交流的?是如何揣测他内心想法的?这么长时间的揣测后,独眼鹰看陆必行,岂不是会比任何人(包括陆必行自己)看陆必行看得还透?

如果十六年的时候独眼鹰还在,陆必行就不必落回只能自我倾听的局面。

 

话说回来,那么独眼鹰是如何帮助小时候的陆必行转向正常期的呢?说实话第一次看到那一段的时候我硬生生憋着眼泪笑了出来——他采用的方法居然是中二老套甚至有一点可笑的所谓“你是超人”的谎言。

我刚看完番外的时候不禁发问,陆必行到底怎么长的被猫猫这么灌输也没有变成中二病?后来评论区有大佬说“其实是发展成了不同方向的中二,一开口就是要造出空脑症开的机甲/建个第八星系的‘乌兰学院’,教育家版的邪王の勇者罢辽”,瞬间觉得很有道理。而且顺着这个思路再一想,虽然陆必行没有真被骗到,但从某种程度说独眼鹰这个方法居然意外地管用。

“超人”其实有很多种,只要能哄陆必行好好复健,什么你脑部有神奇力量什么有意念等等特异能力或者整点装备给他随便哪一种都行。但独眼鹰偏偏选择了“救世主”这个概念。他赋予陆必行的能力是:满足信徒们的一切愿望,即使是拯救第八星系也能做到。

陆必行知道这是个谎话,也不会中二到变成自大狂,但是一个称呼被叫了五年,任何人都会有心理暗示和反应。或许真的是皮格马利翁效应,或许真的是“救世主”的这个戴了五年左右的帽子,不仅让陆必行在成人之际选择建立星海学院,通过教育来点燃第八星系的星星之火;让他在十六年的初期挑起重担而不至于崩溃;也使得他在内乱结束后,可以选择是要“帮助”第八星系的人民、还是要“施舍”或“统治”他们的时候,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结尾再吹一下甜甜,塑造了比心这样完整的人物,太牛逼了

((然后这个人长大后成了骚话王。林静恒:???

(((就这样吧话不多说我去哭了。猫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比心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uuuuuuuuuu

 

((((哦不对得回来说件事,群里的小伙伴一致认为,既然陆总长的品位很大程度上受了早期阅读的影响,那么说不定那幅老猫藏在自己终端里的小黄图其实是BL黄图

 

陆林丨失音

>其实是比心solo,但是我强迫症,我仍用陆林开头。

>新番外警告。时间线在小比心进地下室之后

>看完番外我他妈哭得像条傻狗。我的心在滴血,我申请开展全网哄比心活动

 

·

陆必行开窗通风的时候被窗台上站着的一只鸟吓了一跳。

真奇怪。他想。我本以为这样的深宅大院里不会有鸟儿飞进来。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会,陆必行忽然意识到为什么他会被这只鸟吓到——它就这样站在窄小的窗台上,既不扑扇翅膀也不鸣叫,被他发现之后仅仅是歪过头,眼珠子转了两转,回视着他。

陆必行对活物的研究甚少,有这时间还不如去设计新型武器,因此少年对着这只鸟打量了半天也没看出来对方是什么品种。它的羽毛是纯黑色的,光滑得漂亮,但也不是乌鸦——他见过乌鸦,体型不大不小,喙部还有弯钩,看上去很凶猛,但爪子却不尖利,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踩在窗台上,半天也不见动窝。

陆必行起了一点兴趣,他伸出一根手指搭上鸟儿的头,缓缓抚摸着。对方小幅度抖了抖毛,仍然保持着歪头打量他的姿势。

少年的手指转移到了颈部,轻轻挠了挠那里的羽毛,手感十分柔软。鸟儿偏高的体温不断地传到他的手上,以及律动着的心跳。

想进来吗。陆必行把窗户开大了一点。

对方果真蹦蹦跶跶地跳进了屋子。陆必行想找点东西喂它,四处看看发现早餐还剩下一些面包。他操控着轮椅过去拿来,用不甚灵便的手指把它掰碎了装在盘子里,放在窗台旁的桌上,转头试图招呼那只鸟儿。

然而他张了张口,还是没有说出话来。

所幸鸟儿也不用他招呼,自己就跳上了桌子,低头去啄盘子里的面包屑。它似乎不会飞。陆必行打量着鸟儿啄食的身影。难道是翅膀受伤了?但他并没有看到明显的伤口。

鸟儿很快把面包屑啄了个遍,跳回窗台,小小扇了下翅膀同时跳了下去。陆必行跟上去一看,只见它安全降落在地面,又跳了几下,很快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确认过它没事之后陆必行离开了窗口,视线落到了那个盘子上。

吃完了东西也不道声谢。他想着。原来是只失音鸟。

 

两三天后陆必行拉开窗帘,又看到了那只鸟儿。它仍然站在窗台上歪着头打量他,他一把窗户打开,对方就很自来熟似的跳了进来。

少年在心里无声地嫌弃了一下。

但问题是对方行动比他灵活多了,他没法赶它出去。算了,陆必行想,反正这只鸟也不会叫,吵不着老陆。

他看着鸟儿啄食,忽然想,它也会经过独眼鹰的房间吗?

独眼鹰现在还在卧床养病期,不过每天三餐都会过来跟他一起吃。进餐的时候陆必行偶尔瞥到对方那两只颜色不一样的眼珠子在凝望自己,那目光又恢复到了他刚打碎镜子之后的状态,小心,忧虑,揣测,还带着一点恐惧。陆必行不懂独眼鹰在害怕什么,他也不想猜,不过他会尽自己可能不去惹对方伤心。

他会点头,他会微笑,他会用没有在颤抖的手温柔地轻拍对方的后背。

但他不会开口说“晚安”。

 

那只鸟三天两头地光临他的房间,除了会吃他给的面包屑之外没有留下一点痕迹。独眼鹰很长时间内都没发现,他也没提,直到有一天独眼鹰不知道是怎么听说的,过来问他:“你想养宠物吗?”

陆必行眨了眨眼睛,表示还行但是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你看我平时也没多少时间陪你,你一个人岂不是会太无聊,”独眼鹰不等他摇头,当即宣布,“我们搬去街上,怎么样?我看到那里有人在卖小动物,你要是喜欢就买下来。”

可能会有点吵。陆必行想。

“唔,”独眼鹰停了一下,又问,“要买点什么相关的书你就跟我说。”

摇头。他没那个兴致去了解。

他们日常的交流已经不必用打字来传达意思了,陆必行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他搬到了街道的二楼,如独眼鹰所说卖小动物的人就在他的窗口底下,周围挤满街坊邻居,而且由于独眼鹰那个可笑的解释对他毕恭毕敬。陆必行有点哭笑不得,但也就随独眼鹰安排了。

几周他都没看到那只黑色的鸟。毕竟搬家了,陆必行想,它肯定找不到我了。

这天独眼鹰难得有空,带着他一起去街上走走。陆必行身体不好不能乱吃东西,不过一路上倒是收获了很多七七八八的小玩意。他们绕了一圈,快要回到楼下,陆必行远远地看见那个卖动物的小贩,对方似乎把什么东西从地上抓了起来,那东西是纯黑色的,还在他手中不住地挣扎。

陆必行屏住了呼吸。

放开。他想说。把那只鸟放开。

但是他的喉咙并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陆必行条件反射地伸出一只手,然后才想起来靠谱的解决方法,连忙示意身后的独眼鹰,让他去阻止了小贩,把鸟儿送回了他手上。

这是闹市,他瞪着那只鸟,仿佛这样就可以说教对方。你再用蹦跶着来找我的话不被抓住也得被踩死不可。

鸟儿转了转头又抖了抖毛,在他手中伸展开翅膀扑扇了一下飞走了。

 

凯莱星气候干燥,降雪是少之又少的事,降雨也不多,因此当陆必行早上起来听见雨声时很是惊讶了一阵。可惜温度不够低,吃不到橘子。

下雨天他没打算开窗,直到窗玻璃被叩响了两声,陆必行回过头,只见那只鸟站在窗台上,低头在自己身上蹭着那不适合用来敲击的喙。它的羽毛一如既往地光滑,一点也看不出刚从雨中穿过的痕迹。

陆必行和鸟儿一起在房间里呆到了雨停。街上的积水倒映着天光,像是陆必行永远打不破的一面镜子。

 

那只鸟似乎认了路,甚至有时陆必行下楼做复健,回来推开门就看见它在窗台上蹦跶。少年总觉得它这样有点违和,干脆自己找了几根零件做了个架子,放在屋里给它站着,后来又添上了配套的食碗和水槽。

傍晚时分陆必行回到房间,听到里头传来几声细微的响动,推门进去果然是那只鸟站在架子上整理羽毛。它的爪子扣着金属杆,偶尔发出几声碰撞,加上抖毛的窸窣声,鸟类和人的呼吸声,就是充斥整个房间的一切。

忽然街上爆发出了一阵大笑,不由分说地从窗口涌了进来。陆必行转过头,但是从那遥远而杂乱的喧闹声中听不出什么实质性的消息,传到他耳中的只是商人小贩满足的笑声,几个莺莺燕燕暧昧的娇声,楼下小动物们躁动的声响,围观群众的嘲笑,其中还有孩童略为稚嫩的声音,一个突兀的男声不和谐地大喊着,可能又是一个被从头骗到尾的异乡客……

不知什么时候,从他的口中流转出断断续续的哨音。哨音刚开始的时候还很沙哑低沉,也不知道吹的是哪首曲子的调,总之要是划分等级的话连入门初学者都可以将其好好鄙视一番。然而口哨声越来越流畅,与卖艺人的嬉笑、小贩们的吆喝、以及日常徘徊在他窗口不远处向“救世主”许愿的孩子们的喃喃祈祷声混杂在一起。他甚至站了起来走到窗边,双手撑着窗台往外望去,仿佛第一次睁眼似的好奇地打量着这个世界。

鸟儿歪着头,忽然跟着他的口哨声“啾”地叫了一下。

陆必行停住了。少年回过头,非常疑惑地想:它刚刚在叫?

鸟儿也停住了,两只眼睛望着他。

陆必行也盯着它。他转过身背靠窗台,顿了一会,试探性地继续吹起了口哨。口哨声回荡在室内,陆必行看着看着,忽然觉得这个房间确实过于简朴,让人有种拿各种机甲零件宠物绿植或者其他什么东西把它填满的冲动。

鸟儿:“啾啾。”

陆必行的口哨转了个花儿。

鸟儿流畅欢快地鸣叫了起来。它的声音不像是麻雀一样嘈杂,或是楼下小贩卖的鹦鹉一样过于明亮尖锐,而是清亮得接近空灵。他不知道怎么形容。按理说鸟儿飞不出大气层,可是陆必行觉得,那是一种不属于这个狭小的房间,不属于这个闹市,不属于凯莱的声音,甚至终有一日会冲破第八星系,冲破八大星系、全联盟的禁锢。

 

应酬结束的独眼鹰走在街上还没进门,远远听到口哨声和鸟叫。军火贩子估摸着是卖小动物的人又来了,他记得陆必行挺喜欢摸那些小动物,于是乎心情高了一截,想:鸟语花香,还挺他妈的不赖。

他开启房门的时候口哨声停了。不一会儿陆必行从楼上走了下来,看见独眼鹰东倒西歪地往卫生间那里摸就知道他今晚又喝高了,叹了口气准备上前去扶,不料对方虽然喝得多但也没有丧失自理能力,几下挣开了他,咕咕哝哝着:“……我没……你个王八蛋……有种让我……机关枪……”

陆必行:“……?”

对方还在胡言乱语:“……他妈……裤子还我……林静恒……”

这名字陆必行熟,联盟上将图册里的那位。他看着独眼鹰贴着墙试图挪动,内心大奇:“不会吧老陆,你们还有这一段?”

说完他才愣了一下,花了一会接受自己居然就这么把吐槽说了出来的事实,然后赶紧跟上去扶住独眼鹰的胳膊,把人领到卫生间再领到卧室。掩上门之前陆必行再一次回过头望着摊在床上的老波斯猫,后者呼呼大睡。等他意识到什么不对得是明天的事了。

 

陆必行回到房间后发现那只鸟儿不见了。窗口是开的,应该是飞走了。这鸟向来把陆必行房间当它自己家似的,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陆必行也没放在心上,反正过两三天估计又会见到对方。引起他注意的是另一件事。

房间的桌上掉落着一片羽毛。陆必行走过去把它拿起,确认不是灯光反光或是自己眼睛出了问题。

这是一片纯白的羽毛。

之后他并没有再见到那只鸟儿。

 


(昨天做完沙雕图之后有魔鬼在评论区里说想买全套凑两张对红,我:???

((然后又和群里的沙雕网友讨论了一番。dbq我太沙雕了

介系你没有见过的传新卡牌游戏,点一下玩一年

估计马上会有大批晒书晒卡人员出现,谨以此言表示一下内心的祝福。(woxiangchilux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