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瓜豆腐

南瓜是个红皮南瓜,豆腐是块北豆腐

丑字混更。

目标是抄完GPS翻译组的残次品!(没意外一定可以.jpg
帕金森已经确诊晚期了

陆林丨白塔(4)

>校园AU,大学青年陆×导师林,沙雕片段向

>前文: (1) (2) (3)

>本章:陆必行入伙迷妹应援团,林静恒转战兴风作浪系


·

图兰顶着被酒精浸泡到发痛的脑袋回到宿舍,第一件事就是翻箱倒柜找出还没完整看过一遍的学生手册,晕晕乎乎地找了半宿,没找着“禁止师生恋”的条款,终于小舒了半口气。

半口气舒完图兰又提心吊胆了起来。虽说没有明面禁止,但这种消息一旦传出来对双方而言无疑都不是什么好事。图兰忍了又忍,最终以是自己造成了小青年身陷流氓魔掌的事态为由管住了自己八卦的嘴。

还牵红线,人家早就锁死了,你想什么呢图兰。

图兰颓唐地往椅子上一倒,拿起手机翻到了陆必行发给她的那条消息,拼尽全力打上了一句“好的,没问题”,顺手带上一个微笑的表情,然后就彻底瘫软了下去。

另一边泊松杨倒是很快回复了没问题。陆必行躺在床上,把聊天窗口切换到了林静恒那边。

“陆必行:老师,泊松杨和图兰都同意了。

林:好,我明天把立项申请书给你,你写一下。

陆必行:好的,谢谢老师!

陆必行:老师晚安!

林:晚安”

陆必行关了个人终端,轻轻吐出一口气。

之前林静恒跟他说了其实他是随便报了个课题上去,因此真写起立项书来很多内容都由着陆必行自由发挥。陆必行以前听陆信提起过禁果,但也只粗浅地听了个大概,正好借着这次的机会能研究一下禁果逻辑系统的深层运行机制。

周末的晚上陆必行习惯性地去酒吧转两圈。他的目光扫视过每个苍白灯光下的角落,都没有发现林静恒的身影。忽然他的个人终端弹出了一条讯息。

“图兰:有空吗?

图兰:泊松杨问我们几个什么时候一起讨论一下课题

陆必行:呃……我在酒吧

图兰:……果然”

陆必行:“……?”

为什么这学姐不仅没有一点自己把四好青年带坏的自责之情,反而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样子?

来了一趟没有收获,陆必行正想离开,忽然他的目光瞥到了什么人。

“佩妮?”陆必行上前打了个招呼,“这么巧,你也在?”

佩妮看到陆必行好像吃了一惊:“陆必行?……你居然会……”

陆必行干咳一声:“……我找人。”

他们两个不是一个专业的,不过作为为数不多的在林静恒的课上抢前排的人,也算是比较面熟。佩妮眼珠转了两转,忽然开口:“那什么……你现在是跟林老师在做项目对吧?”

“对。”陆必行有些莫名地接过了这个话题。

“为什么要选这个项目啊?听说林老师要求真的很严格……”

陆必行无端觉得她有点像一个兜售安利的邪教分子,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小半步,张口胡扯道:“严格一点也没有关系,‘只有通往地狱的路,才铺满善意的鲜花。’再说了林老师其实也没有那么严厉啊,仔细去欣赏,他真的有非常多的闪光点……”

佩妮看他的眼神也相当欣赏:“……陆同学,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口才适合更大的舞台?”

陆必行猛地刹住车,好像忽然发现有哪里不对。

佩妮对着他展颜一笑,打开了个人终端。

“少年,入教吗?拜林教授神教,加入送5个G学习资料,不定期发放林教授各大课程一手教学视频哦!”

 

第二天佩妮回忆起这一刻,不禁觉得自己是那时候喝晕了酒精上头脑子缺氧,才会向这么个单纯善良取向正常的三好学生发出这种邀请。但是陆必行居然很快跟迷妹团的成员们打成一片,花痴的时候绝不迟到,打call的时候永不缺席,佩妮也就让他留在了迷妹团里头。

等到再久一点以后,她就会发现自己不仅是那时候喝晕了酒精上头脑子缺氧,可能还长时间对陆必行存在着什么误解。

陆必行和图兰他们的课题讨论定在了周五的晚上。泊松杨主要提供技术支持,对研究方向没有什么异议,倒是图兰频频朝他挤眉弄眼:“那什么……小陆啊,要是对研究方向有疑惑,不如直接去问林教授看看嘛……”

陆必行心说要是我什么东西都拿去问还不得被骂出来,不过现在大纲也快成型了,是时候去问问看。他把论文大纲的初稿收回了个人终端,十分自然地一点头:“行,那我下次去问问他。”

说是下次,陆必行手上一刻也没有耽误,边从研习室往外走一边噼里啪啦就发去了一长串讯息。

等了十多分钟,他都快走到宿舍了,还是没有人回。

陆必行扬起了眉。林静恒平时处理事情极快,最多五分钟,抽不开身也会回个消息说个时间(当然后来陆必行发现林静恒只是对他这样罢了,比如托马斯杨最多收到个标点符号),现在这种情况,很可能说明他根本就没看到消息。

……林教授去什么地方能忽视消息提示呢?

陆必行脚步一转,没几分钟就到了校外的酒吧。果不其然林静恒就坐在那里,一个人晃着酒杯里的酒和冰块,瞥到有人接近沙发,转头多看了两眼就皱起眉头:“你来这里做什么?”

陆必行不请自来地坐到了沙发上,拿出一副笑眯眯的面孔:“晚上好啊老师,我来找你。”

林静恒听他这话手有点痒,奈何古谚有云伸手不打笑脸人,只好继续问:“找我干什么?”

陆必行一脸求知若渴的表情:“我大致查了一些资料,发现有很多不懂的地方,发消息您也没回,觉得您会在这里,不如来当面请教。”

林静恒沉默了一下:“……来酒吧请教学术问题?”

“……”陆必行摸了摸鼻子,正想随便扯个借口,就见林静恒站起身,把外套拎了起来随手搭在肩上,回头瞥了他一眼:“这里太吵了,我们去别的地方。”

数分钟后他们坐在了一个咖啡厅里。林静恒两个手指支着太阳穴,靠在椅背上看陆必行的论文大纲。

陆必行坐在对面看着他。林静恒在这个场合又把自己收拾得衣冠齐整,衬衫扣子规规矩矩地系到领口,一张冷脸摆着,还挺像个严师。

陆必行也不好说话,只能端着刚刚送过来的咖啡喝了一口。几个服务生凑在一起,目光不时地往他们这边瞥,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你要做的是禁果逻辑系统深层运行机制的研究?”林静恒大概是看完了,皱起眉头问,“你对禁果了解还挺深的,陆……你父亲是不是跟你讲过禁果?”

“对,以前就有讲过一点,最近要写论文又找他问了问。”陆必行说着,忽然想起陆信当时讲完一些要点之后,又提了一句:“你这个项目的导师是谁啊,跟你妈认识吗?”

“不大认识吧,不是一个院的……”陆必行说,“叫林静恒。”

陆必行现在还记得陆信那个语气,惊讶之中带着一点上扬:“——林静恒?”

怎么感觉他们两个好像还挺熟……?

忽然对面传来一声招呼打断了陆必行的思绪。

“——林教授,怎么在这里碰见你,这咖啡馆是要改酒吧了吗?”

陆必行愕然抬头。只见来者面对面色不善的林静恒,居然能做到一手施施然锤上后者的肩膀,并无视了那双灰眸的死亡凝视。

该壮士锤完林静恒之后又打量了他几眼,忽然露出了个惊讶的表情:“……你是……陆必行?”

陆必行同样惊讶:“是,您怎么认……”

“这位是郑迪,”林静恒忽然开了口,像是要打断什么一样,“战斗指挥系的教授。你以后如果对这方面感兴趣的话,可以直接找他。”

“过奖,兴风作浪系的林教授。”

陆必行:“……”

林静恒介绍完人,毫不客气开始下逐客令:“我跟他还有项目的事情要说,你没事可以走了。”

“……白眼狼。”郑迪骂了一句,绕到陆必行这边,立即换上一脸真挚的笑容,“必行啊,以后在学校有什么事情,就来找叔叔,叔叔帮你。”

陆必行:“……?”

莫名其妙地跟这位好像跟他很熟的教授告别之后,陆必行转向林静恒:“郑教授……是不是跟我爸他们认识?”

“对。”林静恒微不可见地僵了一下,低头喝了口咖啡,“来当教授之前是你爸的下属。”

“喔……”陆必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把大纲过了一遍之后时间已经不早了。陆必行收了收东西站起身:“老师,那我先回宿舍了?”

“等等,”林静恒忽然叫住他,“我公寓也在学校里,我和你一起走。”

陆必行愣了一下,随即停住了脚步。毕竟陆必行是个单纯的青年,就算林静恒提出要跟他大晚上的一起散步回学校,他也会以为林静恒是因为顺路,而不是男男良性交往中的普通操作。

 

陆必行和林静恒一起走进校门。从霓虹灯照射下的五光十色而喧嚣的街道走进树荫遮蔽下的人行道,仿佛走进了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他们的脚步踏在落叶上,踩出时有时无的脆响。这个时间只有几个同样晚归的学生行色匆匆地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偶尔有交谈声传入耳边。林静恒的脸在树荫和冷白色的路灯的斑驳投影间看不真切,好像刷上了一层滤镜,变得更加冷淡而不可捉摸了起来。

陆必行看着他的脸,一时晃了神,等反应过来才发现林静恒的灰眸也在盯着他,一边的眉毛还挑了起来,大有他不解释清楚绝不放过的意思。

“呃……”陆必行条件反射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那个……”

林静恒又打量了他两眼,忽然拉过他的手臂,快走几步到了小路的转角处,站到了教学楼的阴影角落,四下看看没有什么人,才低头向他开口问:“你为什么去酒吧那里?”

陆必行愣了一下,重复了之前的话:“因为发消息联系不上……”

“不止今天,”林静恒说,“我听洛德说,你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一趟……不过很快就走了。”

“……”陆必行噎了一下。

“你说了你不经常去那种地方,”林静恒看着他,“你是去找我的吗?”

“……”陆必行眼看着无可辩驳,索性眼一闭牙一咬招了,“对,没错。”

林静恒沉默了一会,开口继续问道:“为什么?你不觉得那件事……比较尴尬?……”

陆必行倏然一惊,在半空中飞了一整晚的心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往下一坠。

万一林静恒只当那是个意外,烦了他的这些纠纠缠缠的小动作呢?

陆必行语无伦次地开口:“我、我只是……只是觉得……”

他的舌头好像被冻住了一样,连平常的说话都觉得艰难,什么花言巧语都想不出。

林静恒看了他好一会,伸出手扶住了他的肩膀,缓缓地向他凑了过来,直到他的脸凑到了陆必行的颈间,二人的呼吸有些杂乱地交错在了一起。

陆必行说不上来是出于他的意愿还是条件反射,自然而然地伸出了手环住了林静恒的腰。与此同时林静恒也把自己的脖颈送到了他的面前,白皙的肌肤在晚上看起来有些苍白,影影绰绰似乎可以看到被衣领遮住了一部分的疤痕。

许久之后,林静恒在他的颈间轻轻地落下一吻。

不同于那晚在酒吧的单刀直入,这次的亲吻轻缓得甚至可以说得上是犹豫,像是两个人彼此试探着接近。林静恒的亲吻开始逐渐往上移动,滑过他的下巴,陆必行顺势微扬起了头,而再落下的时候,他捕捉到了林静恒的双唇。

林静恒从他的嘴角细细地亲吻过去,比起上次铺天盖地密不透风的朗姆酒味,这次林静恒是醇厚的咖啡味,时不时被吹散在夜风当中,尔后又重新和他相交融。忽然间林静恒毫无预兆地打断了这个吻,扯着他的肩膀把他往阴影里又推了几步。陆必行正惊疑不定,就听到林静恒轻轻地说了一句:

“有人。”

林静恒俯得很低,把他的脸完全护在了怀抱之中。陆必行看不见周遭的情况,只听见有几个人的脚步以及谈笑声逐渐靠近又远去,可能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或者只是把他们当做了普通的情侣。

等杂音完全消失了之后林静恒才叹息了一声抬起头来,看着他的眼睛说:“你现在还是我的学生,这事会比较难,你……”

陆必行没等他说完,拉过林静恒补完了那个吻。

巨大的惊喜冲刷着他的神经。他知道林静恒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并不在意那些流言,比起能够得到林静恒,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等到陆必行有点喘不上气的时候林静恒松开了他,低声说:“我公寓跟你的宿舍在相反的方向……要我送你吗?”

“不用了,免得你半路被什么小姑娘截住。”陆必行朝他眨了眨眼,“我走啦,晚安……林。”

“到了宿舍跟我说一声。晚安。”

陆必行快步离开了那个角落。冷白的路灯照得他眼前的路都在飘,等到了道路转角的时候他回头看,林静恒还在那里,像是早知道他会回头一样朝他挥了挥手,随后往路的另一边走去。


·

>下章:扫黄老猫蹲守鸳鸯旅馆,纯情青年留宿教师公寓

今日沙雕

独眼鹰:你再说一遍什么车??

(翻页缓解沙雕

沙雕图混更(¦3[▓▓]

(意义不明的片段

·

差不多是独立八年底的事情,社会稳定之后人民对于娱乐生活的需求日益增长,启明星某家大牌杂志竟然搞了个星际范围内的投票,票选第八星系你最想睡的男性。

海选过程中不知道哪个星球的哪位猛士仗着匿名的前提,居然把陆必行的名字填了进去,结果首届投票陆必行一马当先,甩了第二名某流量小鲜肉十几个百分点,该杂志主编竟也不怂,联系秘书团要了肖像权,陆总长于是从各类新闻报刊上走下来,堂堂正正地登上了娱乐杂志的封面。

陆必行本人虽然不大想接受这个荣誉头衔,奈何快过年了,人民群众大有指望这事娱乐身心的意思,只好睁只眼闭只眼。后果就是从独立八年开始,九年十年连续三年,陆必行蝉联三届榜首,但是人家杂志海选公投的流程又没出差错,且整个第八星系的未婚男性都可以纳入投票范围,陆必行想要抗议也没有根据,何况这样一来政府的支持率竟能得到可观的提升,公关团队也乐见其成。

等到第四年,情况终于开始转变了。

榜首变成了林静恒。

独立十一年年中林静恒及白银十卫回归后,年底的海选突然多了一干名单。不知道是不是陆必行的带头作用,这一年的人选囊括林静恒阿纳金以及泊松杨等等娱乐圈无关人士。尔后杂志做了相关新闻补充,方式是印刷特刊,内含统帅高清海报。

陆必行这下不只是想抗议了。

于是当年的票选竞争异常惨烈,林静恒与陆必行缠斗得难解难分,据说还有不少庄家对此设下赌局。最终统帅以4个百分点领先陆必行取得胜利,打破了总长三连胜的战绩。

总长恨得牙痒痒,甚至想要让公关部门加大对自身形象的宣传力度。

林静恒没听说过这个事。这人在白银要塞的时候就习惯把这类事情丢给别人来做,别人爱评论爱给他安什么头衔就让别人安去——而且“最想睡的男性”听起来比“阳痿暴力狂变态性冷淡”正常多了。

因此林静恒也没能理解陆必行大过年的为什么一副怨妇般的表情。

独立十二年的时候不巧赶上了大战,票选未能如期举行。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杂志主编琢磨着是不是把两年份合在一起趁机搞个大的,策划都出来了会议都开过了通知也下达了,主编忽然收到一条消息。

唯二获得过第八星系最想睡的男性称号的未婚人士扯证了。

当年活动惨淡收场,无数少男少女泪洒银河城,只有陆必行因为一举两得地解决了参选资格的问题,还没过年整个人就美滋滋的。

至于林静恒,他仍然不知道有这个事情。

赶上今天(吐血
大家在日可云车上做着奇幻的梦。(?

星海日报千fo辽!(虽然我只是一条咸鱼
英文来自 @GPS translations 翻译的残次品

(在前往医院治疗帕金森途中
(直男打光什么的忽略就可以了

(今日吐槽


(第121章)


(第131章)

……所以你们工程部的宗旨到底是什么??

(短小的吐槽混更



(第50章)


(第107章)

同样是被对方强行用医用束缚带捆,

林静恒:骂人/睡觉(非暴力不合作)

陆必行:讲骚话

(没有对比就看不出问题……

文手画图警告!!灵魂画风警告!!火柴人警告!!(我真的只会画火柴人啊……

是个惊悚故事……好像有原梗但是我忘了是啥了(年事已高_(:з」∠)_

好吧其实我又是来混更的


(第21章)


(第100章)

忽然发现一个吐槽混更的时候漏掉的问题。

前者是粉碎性骨折,后者是前戏或者刚进入正题的时候

所以说这是林太大了还是比心太紧了还是比心实际上是个心机boy???

……这个要慌,问题很大